就业工作

  • 没有给当前位置指定栏目ID
  • 未来劳动力需求趋势

      中国未来GDP结构中的工业增加值可能还会强劲增长,但是工业就业将受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规律的作用,劳动力在工业就业的增速会放慢。

      劳动力资源能不能充分利用,不仅取决于劳动力供给,还取决于劳动力需求的变动。

    1.农业需求急剧减少,服务业需求扩张是关键

      从结构来看,由于农业和农村产业的比较利益无法与城镇产业的比较利益相抗衡,农村农业和其他产业无法接纳知识提高的劳动力的需求,农村和农业是一个需求下降的产业和地区,任何反向的试图促进在农村就业的政策都只能是缓解趋势,但根本上是徒劳的。

      服务业将是未来10年吸收劳动力的最大的产业领域。服务业能不能得到发展,是中国未来大量人口能不能就业、增加收入和促进社会稳定的关键。

      由于GDP竞赛和税收利益驱使,各地发展工业的积极性和办法都用不着中央操心。但是,在发展服务业方面,似乎积极性比发展工业低,办法比发展工业少。局面能不能得到改善,主要取决于各级政府的观念、体制、政策和人们的创业精神。

    2.工业资本的有机构成提高,相对甚至绝对减少劳动力需求

      中国未来GDP结构中的工业增加值可能还会强劲增长,但是工业就业将受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规律的作用,劳动力在工业就业的增速会放慢。中国工业不可能脱离这一世界性的规律走中国自己特殊的工业化道路。

      从发展阶段看,东部已经进入工业化的后期,中部进入中期,西部有的地区可能在工业化的初期。工业总体上对劳动力的需求还会上升。但是,未来10年是中国工业资本有机构成快速提高的时期,虽然随着规模的扩张,工业对劳动力的需求还会增加,工业中劳动力就业的比例可能还会上升,但是增速会下降,工业吸收劳动力就业的能力会越来越弱。

      随着中国内地工资和社保成本的上升、人民币的升值、房地产价格提高、环保标准严格,许多吸纳大量劳动力就业的低端产业在未来的10中将向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区的一些国家大规模转移;2021年—2030年间,制造业可能开始大规模转移;如果按照发达国家工业化的道路复制,2030年以后,很可能出现产业空心化现象。因此,就业压力巨大,是中国未来几十年需要面临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3.国有和集体等单位就业需求可能会进一步萎缩

      在国有单位(包括党政、事业、财政拨款的社团、国有企业等)中就业的劳动力从1995年最多时的11261万人,减少到2010年年底的6516万人;集体单位从1991年最多时的3628万人减少到了2010年年底的597万人。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有和集体单位共减少了7776万个工作岗位。

      从未来10年看,集体企业就业岗位也会继续减少。将就业需求扩大主要寄希望于国有和集体等公有经济,实际上是一种幻想。

    4.创业和小企业的劳动力需求前景不明朗

      2010年,我国每千人口平均拥有企业数量为13.6个,比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少一半,比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少35个左右。而据有关调查,中国大学生毕业后三年内创业率不到2%,比发达国家低18%。2010年,将5个个体户(平均从业人员2个)按照一个小企业折算,城镇约为2400万户,加上村镇1000万户,折算企业数量为680万个。私营企业840万个(平均从业人员为7人左右)。其他注册登记的企业数量估计最多为300万个。全部企业数量除以13.4亿人口,得出上述企业数量水平。

      从世界银行近几年对中国的调查看,中国创业和小企业发展的环境在世界上属于较差的国家。改进的主要工作是要对行政体制进行改革,对小企业要减税减费,对金融体制进行改革并大力发展对小企业贷款的城乡社区小银行,对小企业和小经济案件给以司法关怀和便利,净化和营造小企业发展的社会环境。但是,从近几年的情况看,似乎进展不大,或者没有进展。(作者系中央党校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翻译学院)

    【作者:0 】